做最好的嘉木新闻网

千年白马关文旅新路上觅新生

高洵正在庞统祠景区讲解。

白马关外景。

编者按

培育建设文化旅游特色小镇是四川推进文旅融合,实现乡村振兴,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举措。近日,四川20个特色小镇得到授牌,成为首批四川文化旅游特色小镇。

挖掘、融合、转化和创新——文旅小镇的新概念是否能顺利落地?为打造宜居宜游宜业的目的地,小镇都有哪些好办法?本报记者深入走访调查了入选的部分小镇,为更多乡村探索发展文旅结合之路寻觅良方。本版今日推出《走马文旅小镇》栏目,敬请关注!

本报记者 左杉 文/图

罗江县白马关镇拥有庞统祠、金牛古道、倒湾古战场、五丁开山等众多三国历史遗迹和传说。

近年来,白马关镇充分利用历史遗留下来的景点和山体周边的天然植被,在辖区内修建了倒湾古镇、五美寨、五丁谷等三个特色旅游古镇,将村庄融入到历史、商业、人文和自然之中。今年4月,白马关镇被确定为四川首批文化旅游特色小镇。

在文旅融合发展的大背景下,这座号称“出川入蜀第一关”的白马关镇,都经历了怎样的变化?

5月20日,记者采访了村支书、民宿老板、庞统祠博物馆工作人员,倾听来自基层的声音,分享白马关镇的发展故事,见证这座文旅小镇的成长轨迹。

《走马文旅小镇》

年过50岁转型当董事长的村支书:

“希望为村民带来更多红利”

5月的白马关镇,天空像被大雨洗刷了一般干净,一座座带有徽派建筑风格的农家小院,顺着蜿蜒的马路,整齐地竖立着。

早上不到8点,陈纪勇便端坐在凤雏村委大楼办公桌前,翻开花名册,开始挨个打电话联系。今天,这位村支书的工作任务是:面试、招工。

“以前,我只是做村里普通的文书工作。自从去年开始,白马关镇的旅游产业发展起来以后,我的身份就从一个村支书,变成了村集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。招工面试、入股分红、农房代管……都是我要做的活。”年近50岁的陈纪勇说起自己的“新身份”,滔滔不绝。

陈纪勇是如何从一个村支书“转型”为董事长的?这还得从白马关镇打造旅游产业说起。

陈纪勇所在的村是白马关镇凤雏村,这个有1000多农户的小村庄一直以传统农业为生。相距不远的白马关旅游景点由于尚未形成规模,对他们的生活影响不大。“5·12”汶川特大地震后,罗江县成立了白马关景区管委会,并请来美国公司对其进行高规格规划,发展旅游经济。于是,白马关镇辖区内的3个村、2000户农民搬进景区安置农房。

“过去随手丢垃圾,现在要集中堆放;摩托车要进车棚,马路上的家禽粪便要及时扫除……这些都需要专业保洁员去处理。然而,聘请外面的又很贵。于是,我们村在全市率先成立村集体资产管理公司,专门负责景区保洁绿化、停车收费、闲置房屋代管等服务。”随着旅游产业的迅猛发展,村庄变社区,种田变上班,农民的生活和身份正在转变,陈纪勇的身份也发生了变化,成为了凤雏村集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
今年五一节,游客云集白马关。陈纪勇每天都要组织、聘请约20名当地村民到景区停车场、广场等地提供保洁、指挥交通服务。“我们公司股东就是村民。通过发展旅游服务,去年,我们村民人均年收入达3万元,公司年收入达90万元。希望文旅小镇的打造,为我们村民带来更多红利。”陈纪勇笑呵呵地说。

怀揣“文艺梦”的民宿女老板:“虽然市场未打开,但我愿意等”

“花满蹊香”民宿,是白马关镇的第一家民宿。灰土墙、木门、大庭院、悠长的田园花径……推开门,便让人可闻野花芬芳。

“我的店名取义自杜甫的诗:黄四娘家花满蹊,千朵万朵压枝低。希望来这里住的客人,能够享受田园野径的芬芳,忘却都市的烦恼。”民宿的女主人张红是一位来自新疆的文化人。

“我年轻的时候,游历过不少古镇。其中,有一些古镇并没有太多文化底蕴,而是后人造出来的。但是白马关镇不一样,它拥有非常悠久的历史文化,只是没有被充分挖掘出来。所以,选择在白马关镇开民宿,是看中了它的发展潜力。”两年前,张红凭着一股子职业热情,扎进了白马关镇,租下了三栋民居,打造成家庭休闲和小型聚会场所。

以前是破旧不堪的危房,而今,改头换面办民宿,张红花了不少心思。为了让民宿有看头,院前院后种满了各色野花;为了让民宿有想头,用喷绘在墙上画下了白马关三国故事;为了让旅客有个好心情,张红还会在房间里悄悄插上一捧红玫瑰……如此用心的打造,可并没有换来民宿的好业绩。

“相比于热火朝天的夜间烧烤、农家乐,像"花满蹊香"这类的民宿,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市场效果。因为在乡镇经营一家企业难度比城市大得多。”张红表示。

原来,在民宿的经营过程中,张红曾多次遭遇不文明游客,比如让宠物弄脏床垫,孩子在墙上乱涂乱画、卧室里打篮球等。

“我想做的是一种优雅、清净、享受的高端民宿。显然,目前白马关镇的旅游市场、人文素质没有完全培育起来,还需要政府和游客们提高服务意识和素质。但是,我依然愿意等下去。”张红对记者表示。

十年如一日的博物馆宣讲者:“系统梳理蜀道历史,是我的职责”

罗江县鹿头山白马关,北出成都平原第一高地,蜀道之难从这里开始。树上水珠落在金牛古道青石板上发出的滴答声,似那千百年前金戈铁马之声,深深的车辙延伸向远方。

“小时候我就经常跟父母来到白马关赶集。遇到奇怪的天气,一阵太阳一阵雨。地上的石板路上,留下深深的水坑。”或许是执念于追寻童年的珍贵记忆,今年40岁的高洵在经历了外出求学、南下打工之后,仍旧回到了家乡白马关镇,当了一名庞统祠博物馆的讲解员,而且一干就是15年。

在庞统祠博物馆内,金牛古道当时掩在其中。每当旅游旺季来临,高洵的工作就是作为一名讲解员,为远道而来的游客讲解庞统祠和蜀道的故事;每当夕阳西下,游客散去,高洵便会拾起扫帚,为这悠悠古道除去一天的灰尘。

然而,随着白马关景区的打造,外来的游客越来越多,高洵接到的讲解任务也由最初的几天一次,变为一天7次。“每天真的是嘴巴都快讲干了,除了在景区讲解,我还被邀请到各地去交流讲课。白马关的名气越大,我的工作就越多。”高洵对记者表示。

在交流过程中,高洵意外发现,虽然白马关镇的蜀道遗迹保存完好,但是随着旅游小镇的开发和完善,关于这段蜀道的历史来由却很少有人做系统梳理。

“蜀道申遗是近几年的热门话题。蜀道一度被商家、媒体、政府等社会各界广泛讨论。但蜀道的历史由来、资料却很少有人梳理,这对我们白马关历史文化遗迹的保护是不利的。如今,旅游发展如火如荼,文化挖掘更需要人去做。”高洵表示,下一步将有意整理、搜集白马关镇蜀道历史资料,希望自己能为白马关镇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。

记者手记

文旅小镇应少一分打造,多几分耕耘

当前,探索特色小镇和乡村振兴之路是发展潮流,但如何真正落地运营,其实还面临很多挑战和困难。

乡镇文化需要挖掘和包装,需要更好的呈现和传播载体,但目前景区同质化,缺乏新颖性、互动性和参与感,旅游内容不能完全满足游客日益增长的个性需求。

因此,在全省上下打造特色文旅小镇时,既要对特色小镇的文化、产业、服务群体进行客观分析和深入挖掘,还要对当地政府部门提出更高效、优质的服务要求,才能促进当地经济的持续增长,带动村民就业增收。文旅小镇不是打造出来的,而是在深耕文化、产业、服务上长出来的。

文旅小镇应少一分打造,多几分耕耘。

温馨提示:“千年白马关文旅新路上觅新生”资料免费公开,每期提供最新的彩图资料给广大彩民阅读浏览,仅供参考使用。彩图中所有联系方式和网址切勿相信,如果有任何问题,本站一律不负责!请各位阅读浏览彩图资料的彩民提高防范意识,谢谢合作!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