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最好的嘉木新闻网

《权游》第八季开播,一场游戏的结语

这不是贵族间的权力游戏,这是生者和逝者的战争,并且只有这场战争才有意义——我们生而为人,须面对生命在最丰饶时刻的一次漫长告别。

2011年4月17日,《权力的游戏》首季开播。

九大家族,七国争雄,五王之战,异鬼出没,We know nothing。

持续八年,乔治·马丁这个名字篡夺了人心,维斯特洛大陆的命运之绳成为我们文艺生活的头等大事。

“Winter is coming”,一句台词横跨全剧,既是山河破碎的起点,也是展开万象一新的终点。

而今,4月14日,终季开播。5月19日,冰火终结,Winter is truly coming。

在暴风中成长

四季依然轮回,虽然在冰与火的世界,但四季的长度和更迭的频率却充满变数。

冰与火之歌吹响,维斯特洛大陆已度过十年长夏,人们对异鬼基本淡忘,只剩对权力的争夺。

大国合纵,大城连横,贵族互相吞并争斗。唯有阶梯真实存在,攀爬才是生活的全部。

长夏之后,一片雪花飘落临冬城上,以冰原狼为族徽的史塔克家族开始接受命运杀伐,纵贯“凡人皆有一死”的箴言。

北境之王奈德被扣上叛国罪而被砍头。所向披靡的少狼主夫妇和母亲葬身“血色婚礼”。两个女儿被迫勘透人生,一个经历黑化,一个颠沛流离。剩下三个儿子,一个高位截瘫,一个被箭射穿,另一个只是长城上无人关心的私生子。

聚了又散,散了有聚,人生离合,亦复如斯。

我们不断安慰自己。抱怨之际,草蛇灰线,伏脉千里。我们还没想明白,史塔克家族的儿女正是因为如此方能暴风成长。

杀死心中的小孩。这是每个男人都应该经历的,但是并非每个男人都做到了。

幸运的是,琼恩·雪诺做到了。不幸的是,在短短的三年内,他失去了一个男孩所能失去的所有。

临冬城公爵的次子,北境之王的继承人,琼恩·史塔克,听起来多么悦耳。但他却叫琼恩·雪诺,只是血管里流淌着不够纯洁血液的私生子,默默生活在临冬城,在宴请国王的宴会上,也只能坐在仆人桌上。

略显赌气的琼恩·雪诺义无反顾地冲向长城。而长城会一口吞下男孩。

在这里,他失去了一切,家人,爱人,挚友,导师。但是他依然力挽狂澜,救下野人,率领守夜人,抵抗异鬼军团,经历因不被理解被捅死的悲剧,又蜕化为起死回生的王者。

虽千万人吾往矣,琼恩·雪诺做到了。

如果琼恩·雪诺被视为传统的传奇主角,那么,“二丫”艾莉娅·史塔克就是马丁在我们身上植入浪漫主义的同时,开出的青少年修养课。

这个史塔克家族的“野性”的女儿对淑女说不,对谎言说不。她的首次登场,火气大,脾气暴,率真倔强的个性就令观众在不知不觉之中爱上了她。

就在我们与二丫牢固情感纽带的时候,命运却将二丫投入了磨难,遭遇父亲死亡,目睹血色婚礼,痛失光明之劫,一切都猝不及防,一切都顺理成章。

当二丫拿起她的“绣花针”,像骑士一样挥舞Needle,这一刻,我们看到是二丫的进化,也是自己的进化。

因为这一刻,谁都感受到了悲剧的力量和恐惧的决绝。

二丫的对面,是“三傻”淑女珊莎·史塔克。

这个最初的怀春少女,就像多数贵族女孩一样,穿漂亮裙子,做精致刺绣,一切言行举止都按照Lady的要求,梦想着公主王子的幸福生活。

珊莎也一度离她的梦想很近,直到她直视了人间惨绝人寰的惩罚后,用不断的隐忍,从权力斗争的新手,成长为了久经劫波的高级玩家,成为全剧最令人怜悯的人物。

身处残酷的权力游戏之中,任谁都别想与世无争,任谁也不可能始终是个玛丽苏,就像我们始终不能确定头号情报贩子、八爪蜘蛛太监瓦力斯到底图谋何方。

珊莎和我们终究明白,你以为自己无辜,却总有人憎恨你。

冰火世界就这样把我们置于古希腊悲剧的审美中,激发却悲痛,振奋却无力,深切体味个体渺小,命运无常,当权力的游戏裹挟着人们身不由己地向前,牺牲或者丧命,其实都不值一提。

漫天的雪无情

“那个少年,从小想当拂晓神剑亚瑟·戴恩,但不知怎地,生命拐了个弯,最后成了微笑骑士。”这个少年就是詹姆·兰尼斯特。

有人说,詹姆的前半生,像莎士比亚的《凯撒之死》。后半段,像诺兰的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。

詹姆为瑟曦做事,为性和爱做事,却又常常游离于权力的核心之外。他在无人见的角落被砍掉右手,锐气一度被磨成了千尺潭水,不起波澜;后又长歌一骑,以肉身作玉碎,冲向龙妈和她的火龙。

詹姆是我心中一个特别的人,以至于我期待他在第八季里大杀四方,猜想他与美人布蕾妮情归何处。

然而,就像琼恩·雪诺和耶哥蕊特、罗柏和简妮,卓戈·卡奥和龙妈,这些始终是琼瑶故事的桥段。冰火世界中没有人能够逃脱现实,去红尘做伴,活得潇潇洒洒。

就是这样一部没有爱情主线的美剧,成为了最受全球政要青睐的一部史诗剧,刺激着来自五湖四海的粉丝的荷尔蒙,令其粉丝被评为是最忠诚的粉丝,程度超过了《星球大战》和《指环王》。

一切皆因所有人物的“不顾一切”。

两个女王,龙妈和瑟曦最佳解释了这“一切”。

如果龙妈代表正义,那么瑟曦就是邪恶。即使两人开端不同,龙妈正义美丽,瑟曦好色、贪婪、愚蠢、愤怒、妒忌、傲慢,但她们两人在后期却平分了我的喜爱。

当瑟曦用暴力的野火烧死大麻雀,然后抛弃了母亲的身份,抛弃了王后的身份。当我们“恨”邪恶的瑟曦,当我们享受她被预言的恐惧支配,瑟曦依然用暴力成为一代女王。

当我们面对声势浩大的龙妈,我们对龙妈的狂欢,显然不是那些声称解放奴隶、拯救苍生的理想主义情怀。而是她骑着龙从天而降的时刻,还有她那一连串的头衔——

风暴降生的丹妮莉斯,不焚者,弥林的女王,安达达尔人,罗伊那人和先民的女王,七国君王,疆域守护者,多斯克拉大草原的卡丽熙,打碎镣铐者,龙之母丹妮莉斯·坦格丽安。

两个女王站在了疯狂的两端。但和所有人一样,在冰火世界里谁也不可能退出。

所有人都要为自己的命运奋斗。

就像小恶魔侏儒提利昂,即使经历侮辱、背叛,他也曾对琼恩·雪诺说:

“我父亲干了二十年的御前首相,结果我哥把国王宰了。

人生就是这样变幻无常。

我姐嫁给新国王,我那可恶的外甥有朝一日会继任王位,担着家族名誉。

我总得尽点心力。

我哥有他的宝剑,我则有我的脑袋瓜。

好脑筋需要书本,就如同宝剑需要磨刀石。这就是我不停看书的原因。”

所以,茨威格说,在尘世的生活中,命运降临的伟大瞬间是很少的。当它无意之中降临,一切美德,小心、顺从、勤勉、谨慎,都无济于事,它始终只要求天才人物,并且将他造就成不朽的形象。命运——世上唯一的一位神,只愿意用热烈的双臂把勇敢者高高举起,送上英雄们的天堂。

在权力的游戏中,角色成长、转变还是死亡,都在提醒我们,没有一个当事人能分辨结局,没有一个人说得出谁好谁坏,别存侥幸之心,凡人皆有一死。

但死和生是不一样的,活着总是痛苦,痛苦就要折腾、成长。

不是所有人都需要一个不寻常的传说与美人左拥右抱,才算是合格的“英雄图腾”。当我们与不可战胜的占绝对优势的厄运搏斗时,即使毁灭了自己,我们的心却无比高尚。

Be no one

马丁对史塔克家族是狠心的。他击碎我们心中的主角光环。

马丁对史塔克家族是偏心的。他在冰火世界里,杀了我们心中的主角,杀了冰火世界里所有人心中的小孩。

寒光锋刃地逼迫他们快速成长,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。这些生者让我们牵肠挂肚,因为,我们需要亲眼看到他们走出舒适区,学习和恐慌,成为No One,重踏命运的峰顶。

至此,我们明白了,为什么坦格利安家族的族语是“血火同源”,兰尼斯特家族是“听我怒吼”,拜拉席恩家族是“怒火燎原”,史塔克家族却是奇怪的一句“凛冬将至”。

这不是贵族间的权力游戏,这是生者和逝者的战争,并且只有这场战争才有意义——我们生而为人,须面对生命在最丰饶时刻的一次漫长告别。

长夜将至,我从今开始守望,至死方休。

我将不戴宝冠,不争荣宠。

我将尽忠职守,生死于斯。

我是黑暗中的利剑,长城上的守卫,抵御寒冷的烈焰,破晓时分的光线,唤醒眠者的号角,守护生者的坚盾。

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生者。

今夜如此,夜夜皆然。

权力的游戏,我们苦苦等待了八年。

Winter is here, hold the door.

(原标题:《冰与火之歌》第八季开播:一场游戏的结语)

温馨提示:“《权游》第八季开播,一场游戏的结语”资料免费公开,每期提供最新的彩图资料给广大彩民阅读浏览,仅供参考使用。彩图中所有联系方式和网址切勿相信,如果有任何问题,本站一律不负责!请各位阅读浏览彩图资料的彩民提高防范意识,谢谢合作!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