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最好的嘉木新闻网

中国代工业已经丧失劳动力成本优势_2

  4月28日傍晚5点半,中山南头镇穗西工业区月桂西路,一幢不起眼的四层工业楼前,一群下班的女工争先恐后地打卡,涌出乐途公司大门口。乐途只是中山市成百上千家中小型代工厂之一,它生产的八成电风扇出口美国。不过,今年生意淡了一些。

  忙了一天的乐途老板黎明阳,领着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上到他办公楼三楼的风扇陈列室。相比于有点暗、有点乱的工厂车间,这是他更引以为豪的地方。他指着一把仿古的落地工艺扇说,我们不只能做简单的风扇,很快我们将在京东众筹,做装饰风扇。

  今年,国家提出一带一路战略,有专家认为中国的代工业已经丧失了劳动力成本优势,这些代工业务将向非洲、东南亚等新兴国家转移。中国代工业真的没得做了吗?海外自主品牌、工业4.0喊得也很多,但代工厂如何理性地做品牌、上自动化呢?

  出口代工之困

  这个月刚刚在广州参加完2015年春交会(第117届广交会),黎明阳感叹说,石油、材料一跌价,客户就来压价,沃尔玛已提出减价要求。客户要求我们降价3%,我们实际综合成本没降3%,利润又薄了。

  他算了一下:今年4月与去年4月比,铜(用于电线)去年50000多元/吨,现在43000元/吨,相差约一万元;塑料ABS(用于注塑件)去年14000多元/吨,现在13000多元/吨,相差一两千元;但是,人工今年比去年增长了15%左右。

  做了12年代工,乐途一年销售额已达到1亿元人民币,租用了15000平方米的厂房,请了300个工人。如今,却走到了新的路口。黎明阳后脑勺的头发,已变得有些花白。

  2002年,黎明阳开始做代工,那时很山寨,买些配件,组装一下,才十多个工人。三年后,工厂达到三四十人,车间大了,从简单的一两款产品开始,从公模(公开买到的模具),到有自己的模具。再过三年,100多人,考虑到平衡市场,延伸到暖炉产品,产品还要创新,风扇往中端转,客户从西非、东南亚、东欧扩展到西欧。创业九年后,工厂200多人,转做大的客户,因为大买家订单稳定、风险少,美国订单占了八成。

  2012年最好时期,乐途进入了沃尔玛、Homdepot等美国几大主流零售商。阿里巴巴[微博]收购易达通做出口平台,还邀请黎明阳去杭州做讲师,分享外贸企业从小型做到中型的经验。

  但是,现在的外贸又不好做了。

  如果我们不减价又困难,它(美国大型零售商)以此为借口,对各个供应商压价,而国内厂商竞争激烈。黎明阳说,欧元、俄罗斯卢布汇率下跌,客户先减少库存,再放订单出来,中国出口欧洲都受此影响,欧洲市场低迷。

  好在我们八成美国订单、两成欧洲订单,受此影响小。但黎明阳坦言,美国的高端订单也少了。

  乐途还算好的了。在黎明阳的印象中,七八年前,东莞市公路沿途两边,晚上9点还有不少工厂亮灯,现在许多不亮灯了。我有个客户,将东莞一家一万人的代工厂关掉了。东莞每平方米厂房的租金曾高达14~15元,现在降至9元。以前,东莞工厂做三来一补的加工贸易多,现在空置率较大。东莞的状况还影响到顺德、中山。不少同行倒闭,南头镇一年做10亿人民币的樱达电器倒了,一年做1000万~2000万元的也有50~60家倒闭。家电、家具业如果是人工密集型的,都容易倒闭。南头镇的厂房租金,2011年最高峰时14元/平方米,现在跌到10元。

  不单小型企业,中大型企业也受到影响。

  同样位于中山市南头镇的奥马电器,是中国出口欧洲冰箱数量最多的代工厂。奥马电器[微博]副总裁姚友军前一段时间刚去了欧洲市场考察。他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:欧洲企业的选择是,要么在意大利、瑞士的工厂生产,要么在东欧、土耳其生产,要么在中国。欧元贬值后,他们也很疑惑,想把一些冰箱放到欧洲生产。但他们经过价值链分析,认为保持现在的型号放在中国生产,是最好的选择。因为欧洲的经济已经不允许把制造业拉回去,人工高、经济弱,在经济不好的时候投资,风险大。继续往外做,中国还是土耳其?中国也有优势,但不是绝对优势,是相对优势。中国制造还是合算。所以,虽然汇率糟糕,今年出口订单稳定,去年订单量增长15%,今年增长10%。我们的大客户,没有减少订单,订单还有所增长。

 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家电生产基地。据中国机电进出口商会副会长王贵清介绍,2014年,中国彩电的生产能力占全球产能的90%;手机产能占全球产能的70%多;个人计算机产能占全球产能的90%;空调也占全球产能的80%;冰箱占全球产能的50%以上;洗衣机占全球产能的40%;大多数小家电,80%的生产也在中国。这么大的产能支撑了中国电子、家电产品的出口份额。

  留住90后

  晚上6点半,吃完晚饭的女工们,又陆续回到乐途的厂房里,继续挑灯夜战。

  黎明阳带着本报记者走进注塑车间,这里有一排注塑机,每台机器后面都有一个工人在操作,把塑料压成零部件。她们晚上从6点半干到9点半,一天工作接近10个小时。做得好的注塑工,一个月可以拿到4000元工资。

  在乐途的工人里,只有20%是中山本地人,80%是外来务工者。吃苦耐劳的外来工,支撑着中国家电代工业的根基。不过,近年,招工难已是珠三角的普遍现象。

  奥马电器的五厂,主要生产两门、三门冰箱。负责五厂管理的人事科长谭运平,是个80后的小伙子。他告诉记者,今年3月起,工人的保底工资升至2700元,去年是2600元,旺季时月薪达到3500元。我们这里三条生产线,一天两班最高峰可做9000台冰箱。但现在没做到,一是产品难度不同,像伊莱克斯冰箱要求很高;二是过完春节,一些工人流失,3月后又要重新招工、培训,他们熟练有一个过程。

  谭运平说,奥马五厂的2100名工人中,大部分来自广西,还有一些来自四川、湖南。他指着五厂马路对面的奥马生活区大楼说:公司包住,吃只需五元一餐。但新工人从招进来到稳定住至少要一两周。

  80后、90后,已逐渐成为工厂工人的主力军。这一代人,跟他们的父辈不同,除了收入之外,他们还希望更丰富的生活。让他们适应相对单调的工业区生活,得费些心思。

  当然,对于利润本来就薄的代工厂来说,这种自动化只能循序渐进,不能盲目超前投入。

  姚友军坦言,奥马每年净利润大约都在2亿元,去年增加了几千万元的国内市场品牌投入,影响了利润。奥马在自动化投入上,也要找到平衡点。

  去年收入45亿的奥马,只是部分试水自动化。记者在车间看到,冰箱箱体从直立到横放,已由机械臂操作;冰箱门板由机床一次自动冲压成型;吸箱机,一边是全自动化机器,另一边是人工操作机床;而大量组装工序仍由工人在流水线上完成。

  姚友军解释说,冰箱有发泡流程,为保证里外部件不变形,许多工序还要用人力,如果全部实现自动化,固定投入将很大。保证质量的自动化投入,我们一定要投;至于提高效率、降低工人数,我们需要平衡。如果投入1000万元、减少2000万人工开资,就投;如果只减少500万人工开资,就不投。欧洲、美国,就是设备投入太大,没找准平衡点。

  我们每年的自动化设备引进目标,就是在现有基础上,保持10%的工人缩减,并在自动化投入与固定资产折旧之间找到平衡点。姚友军直言,虽然现在印度、越南等新兴国家的人工低于中国,有的甚至只有国内十年前的水平,每月工人工资600元。但是,中国企业通过提升生产效率,抵消人工上涨的压力,奥马2012年单班生产800台,现在2500台。业内最高3000台,我们生产效率提升仍有空间。

  代工还有得做

  黎明阳的儿子,现在就读一所外贸学校,但并不愿意子承父业。因为做出口代工,赚的是辛苦钱。晚上,夜班工人在忙碌,黎明阳夫妇也没有闲着。国内晚上7点,正好是大洋彼岸美国的清晨7点。客户一早发的邮件,我们可以马上回复,不用隔一天。黎明阳说,他们一般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休息。白天各个部门来找你签字,晚上才静下心来跟客户谈价钱。黎太太补充说。

  虽然利润变薄,但乐途今年仍计划在半自动化上投资。我们一条生产线30~40人,客户说现在许多厂只有一半人。我们原来四人做测试,现在同时做四件、一人检测;还会引入自动打包机。如果不是这样,每年两位数的人工递增,我们顶不住。

  黎明阳的确有压力。印尼、印度、泰国、越南,虽然供应链不及中国完善,但人力比国内便宜三四成。还有南美洲的巴西,兴建大批工厂,有5亿人口,工业成熟,现在散件出口过去组装,迟一下估计连散件也不能出口了。东欧地区,捷克、俄罗斯也很进取,当地劳动力成本低于西欧、北欧和南欧,又更靠近消费市场。

  我们的对手不止越南。黎明阳说,欧洲经济不好,希腊一个办公室文员的月薪5000元人民币,中山3000多元;运费,中山运到德国一个货柜3000美元,由捷克、土耳其运只需几百美元。除了制造成本,东欧的物流成本优于我们。

  我们的竞争变得全球化,中国以前被称为世界工厂,现在世界工厂去到全球各地。黎明阳的想法,就是调整产品和市场结构,继续专注于风扇、暖炉,但试着做一些高档的装饰扇;除了欧美,还去拓展一下南半球的市场;并开始试水做自己的品牌,国内即将与京东众筹做装饰电扇,在美国则与亚马逊[微博]洽谈,计划开设境外的网店。。

  去年,奥马以年轻人的第一台冰箱为口号,开始在国内正式做品牌。在奥马冰箱的产量中,目前50%是出口代工,30%是国内自主品牌,20%是国内品牌代工。姚友军说,未来这一比例将维持稳定,但规模会扩大,并向高端延伸。今年6月,奥马第六工厂将投产,生产更高档的对开门冰箱,自动化程度达到70%,将为奥马新增冰箱产能350万台。

  姚友军认为,服装、鞋等纯劳动密集型产业,将逐步转移到越南、孟加拉国。但是,家电有一定技术含量,而且需要大量配套零部件,目前中国家电的产业链是全球最完善的,其他国家很难一下子赶上。目前中国冰箱产能只占全球50%,未来还有进一步转移的空间。

  中国既是制造大国,也是消费大国。姚友军说,冰箱的温控器、压缩机、蒸发器和冷凝器,中国的工厂都具备规模优势。中国有巨大的产业链的规模效应,虽然欧洲技术、设备领先,但人工高,竞争力仍弱于中国。我们人工占总成本大约5%~6%,所以比较竞争力不能只看人工因素。

  奥马去年冰箱出口390万台,今年出口冲450万台,计划2018年出口做到600万台,冰箱、冷柜届时的产能达到1000万台,以确保在未来的行业洗牌中不被洗掉。为此,奥马今年还积极开拓美国市场,未来三年美国市场将有大增长。姚友军说。

  记者看到,奥马车间的看板显示,它为伊莱克斯、TCL[微博]、苏宁等20多个国内外的品牌和零售商代工;而奥马的研发大楼正在挂LOGO。姚友军认为,代工永远有市场,奥马只要保持在冰箱代工中的效率领先,就有空间。

  即使TCL这样年收入过千亿的大集团,也没有放弃代工。TCL在香港地区的上市公司通力电子,便以代工为主业。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[微博]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:代工不会没有前途。全球代工企业,鸿海做到了极致,挺成功的。通力电子在香港上市的子公司将围绕音响相关产业做深。珠三角代工业仍有前景,前提一是保持代工的效率、速度、成本领先,二是一定要有技术优势。

温馨提示:“中国代工业已经丧失劳动力成本优势_2”资料免费公开,每期提供最新的彩图资料给广大彩民阅读浏览,仅供参考使用。彩图中所有联系方式和网址切勿相信,如果有任何问题,本站一律不负责!请各位阅读浏览彩图资料的彩民提高防范意识,谢谢合作!

相关阅读